欢迎访问:色五婷婷 丁香五月天-先锋五月婷婷丁香草草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迷奸了自己的女儿

  我承认,我不是一个好父亲。

  可是,我却也没想到,我居然还是一个兽父。

  那年,我53 岁,在离婚以后的8年里,我和女儿庭萱俩相依为命,我和前妻离婚时,女儿才11 岁,所以一直以来我们都同床睡觉庭萱,今年刚满19 岁,就读于一所地方中 学,由于我的前妻年轻时曾经做过平面模特儿,我的女儿庭萱自然也遗传到了妈妈漂亮迷人的脸蛋,说她是一个天生尤物也并不过份,皮肤白嫩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,粉面桃腮,一双标准的杏眼,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蒙,仿佛弯着一汪秋水,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,个子不是很高,给人的感觉相当娇小可爱。

  离婚后的8年里,老实说我并不缺乏女人的陪伴,但是随着年纪一天比一天还大,我的体力却也一天比一天还差,还记得那天晚上,我参加了客户的聚会,因为大家都兴高采烈,所以我也喝得有点醉了,在结束饭局后,有人提议到酒店续摊,不过却不是什么高档的酒店,酒店里的小姐形形色色,可惜年纪都挺大的,坐我台的小姐名叫小娴,不过在我们聊过天以后才发现,她的年纪并不小,大约四十出头的 岁数。

  小娴:〔先生,需要特别服务吗?〕她不是挺漂亮的,但是言谈却让人有一见如故的感觉,由于价格不会太高,所以我接受了她的特别服务,当我们到了隔壁的小房间后,我看着小娴风骚的样子,内心的热血沸腾,小娴看着我的裤子,她熟练的低下头一手抚摸着我的鸡巴,一手慢慢地解开我的裤当,〔还没硬呢,〕小娴边说边在我鸡巴上来回套弄,我的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袭来,身体也越来越热,我的龟头也因为兴奋分泌出了一些精液把小娴的手给弄湿了,〔怎么还没硬?让我给你刺激,〕小娴的脸满是春意,暗红色的嘴微微上翘,接着,一手抓住我的鸡巴用嘴猛吸,我只觉得龟头上一阵阵骚痒,分泌物不停的涌出,使我全身舒畅又兴奋。

  接着小娴把舌头伸到我的马眼处,来回来回的舔弄着,经过了一阵子的舔弄,更是又麻,又酸,又痒。

  我:〔喔,好爽快啊,〕小娴:〔加油,有比较硬了,〕当时,我只觉得人是轻飘飘的,头是昏昏的,拼命挺起屁股,把鸡巴凑近小娴的嘴,好让她的舌头可以做更完整的服务,〔扣,扣,扣,〕,外头的服务生以剧烈的方式敲着房间的门,〔先生,不好意思,警察临检,请快做准备,〕外头一阵骚动,我也赶紧穿上裤子,那回小娴帮我口交了快10分钟,可是我的鸡巴却没半点反应,接着又碰上警察搅局。

  晚上,我带着意犹未尽的心情回到家中,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淩晨1点半了,女儿很早就上床睡觉,我坐在梳妆台前,解开了领带、脱去自己的衬衫,看着镜子,回想着刚刚酒店小姐小娴口交的情境,不由得叹了一口气:〔唉,人老了,鸡巴似乎也老了,〕我翻过头去看了看女儿,想想,跟她母亲离婚那么久,每次去酒店找小姐都是靠壮阳药,看来真的不行了。

  因为是夏天,所以庭萱只在肚子上盖了件被单,而刚刚翻身一下却将被单给弄下床,〔这女孩也真是的,〕我边念着她,边走到床要帮她盖上被子,当我拿起被单往庭萱身上盖时,她又一个翻身,微微拢起的胸部不小心处碰到了我的手背,〔好,好软啊,〕在我手背传来女儿胸部的触感,我突然发觉我的身体有异,我的下体勃起了,这下我忽然有一点的冲动!〔怎,怎么会,我的鸡巴硬了?已经,已经很久不曾有这种感觉,〕看着庭萱,睡得香甜,再看她的面容,肤色又白又滑,我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蛋,〔她母亲年轻时,就是这个样子,〕我看着庭萱,想着我前妻的身影,顿时间,令我慾火高涨,更令我难以忍耐。

  我看着自己那翘起的阳具,好久不曾有坚硬的感觉了,于是我躺了下去,我躺在女儿庭萱的身边,我一手放在女儿的小腹上,在酒精的不断刺激下,终于忍不住了,我的手慢慢地朝下移动,伸进了自己的内裤里,轻轻地握住了阳具,我不其然全身颤抖着,开始慢慢地套弄着自己的阳具,另一只手却忍不住在庭萱身上游移,突然女儿又翻了一个身,我给她吓着了,我连忙闭上眼装睡,过了几秒钟后才偷偷睁开眼一探究竟,好在她还是睡着的,此时的我,心中被这具美体迷惑着,心里的悸动,使我幻想着和女儿做爱。

  于是我又继续套弄自己的鸡巴,我盯着女儿可爱的模样,另一只手把玩着她的秀发,〔嗯,好香啊,〕庭萱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,打从女儿出生的十几年来,我从没想到我会幻想着女儿的身体,我套弄着自己的阳具似乎快爆炸了,我大胆地轻轻哼着:〔噢,女儿,噢,女儿,噢,朱庭萱,〕脑海中,我幻想着,我正努力的操着女儿,〔庭萱,爸爸的肉棒厉害吗?庭萱,〕脑海中,我幻想着,女儿的双腿吃力地放在我肩上,我发狂似地插她小穴,〔噢,好香啊,女儿〕脑海中,我幻想着,庭萱用她的小穴使劲地夹紧我的肉棒,她呻吟着要我射在她的体内,〔噢,爸爸来了,我的好女儿,庭萱,爸爸来了,〕接着一股澎湃汹涌的能量从我体内排出,终于我达到了高潮,兴奋得弓起着身子,然后长叹了一声,〔噢,女儿〕现时中,我的精液也射了出来,射得我一手都是,我兴奋地连忙把满是精液的手拿出来,我看着手中的精液,一个坏念头油然而生,随后我沾了一点精液到女儿的嘴唇上,这个动作让我有征服女儿小嘴的错觉,之后,我满足地搂着庭萱入眠。

  第二天起床后,我感到有些不自在,虽然知道昨晚那一切全是酒后乱性,但仍是感到有点后悔,我想,还是当没发生过的好。

  晚上女儿放学后,她习惯地先进浴室洗澡,我在客厅里看电视,听着浴室传来的水流声,昨晚荒唐的情景又蒙闭了我的道德良知,于是我站起来偷偷地走到浴室门外,这是自从庭萱上小学后,我第一次看见她白皙的酮体,我的眼睛在她身上不停的游走,我的天!我似乎看到女儿正用手指抠弄着自己的小穴,我的心跳顿时也跟着加速了!呼吸也粗起来了!庭萱满脸潮红地抚摸着自己的小穴,过了不久以后,我注意到她的表情有些变化,以我对女人的了解,我明白她已经泄出了,所以我也悄悄地回到沙发上去,只是没想到女儿竟然也会自慰,这令我有些惊讶,在洗完澡后,她穿着宽松的短裤、衣物从浴室来到客厅,我的眼光一直忍不住地盯着她的下体看,庭萱:〔爸,该你洗了,我先做饭〕看着女儿又走到厨房去忙进忙出,顿时又让我想起了前妻,想当初和前妻在家时,我们总是喜欢从厨房开始调情,接着到客厅里做爱,如今眼前的女儿让我回想起了那段回忆,我走进了浴室,看到洗衣蓝里有刚才女儿换下的内裤时,我捧着她那内裤,把它放在鼻子下闻着,是我女儿庭萱的阴部味道,我感到有点陶醉,作为父亲的我,一股奸淫女儿的慾念冲击着我!接着我竟然身不由己的把女儿的内裤磨起我的阴茎,我激动地自慰着,兴奋得全身在颤抖,脑海中,我幻想着,我伏下身子,分开了庭萱的双腿,舔着她那柔软的阴毛,又分开她那粉红的阴唇,用我的舌头舔那小小的阴蒂,再用舌头转着圈,舔括着女儿的阴蒂,让她兴奋的浪叫起来了,我再拿起了一件洗衣篮里女儿的衣服,我深呼吸想把庭萱的气味烙在脑海里,多么香啊,一股浓郁的体香,配合着淡淡的香汗味,让我陶醉在那幻想之中,我闭上双眼想着刚才庭萱赤裸的身子,幻想中,我让女儿坐在我的大腿上,用她那阴穴套弄着我的肉棒,我用嘴在她的两个刚发育奶子上游离,吸着她的乳头,脑海中全是她淫乱狂叫的声音。

  想着,套弄着,那滚烫的白色黏稠状精液,全数射在女儿的内裤上,只见到淡蓝色蕾丝边内裤上黏上一处一处的精液,我轻声的喘了一下,接着再用庭萱的衣物将我的肉棒擦拭乾净,〔哎,〕我叹了口气,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对女儿产生遐想,在泄慾后,我也懒的将女儿的内裤洗一洗了,就直接丢进洗衣篮,冲个澡就走出浴室了,当我一走出浴室后,就看到女儿背对我翻弄着锅铲,一个不小心就将一旁的盐巴给打翻了,女儿赶紧弯下腰去整理,她那弯下腰的动作,将她那内裤的纹路透了出来,看着看着,我的肉棒又开始不乖了,我向自己下面看去,已经搭起了一个帐棚来了,心想不断念着:〔朱庭萱,我好想操你喔,我想操你那鲜嫩的阴户,〕于是我一步一步地走向女儿,好白的大腿根部,多么纤细的腰身,如此完美的躯体就在我眼前一公尺处,〔啊,爸,你洗好罗?等等就可以吃饭了,〕原本背对我的女儿,笑咪咪地对我说,〔嗯,喔,喔,好〕看见女儿开心地笑容,我的良心发现,理性这次压制住了兽性,女儿:〔爸,等我一下,不小心把盐打翻了,〕庭萱此时正垫着脚尖在流理台上翻找东西,〔奇怪,我记得还有盐,放哪呢?〕由于流理台上的柜子比较高 一些,庭萱个头比较小(153公分左右吧),她伸长了腰东翻西找,似乎有些吃力,而我在她后面,看她现在的样子是屁股绷的紧紧的,翘的高高的,那微微隆起的乳房看得更是明显,我说:〔在找盐吗?我来帮你〕我就直接从女儿后面贴上去了,由于柜子设放在流理台的上方,她基本上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避了,任由我伏在她背上,我几乎是把她整个搂在怀里了,小弟弟硬硬的就紧贴女儿的小屁股。

  我隔着她好像是很难翻找东西的样子,磨蹭半天也没有找到盐。

  〔爸,还,还没找到吗?〕〔怎,怎么都没看到,〕我闻着她的发香,鸡巴更进一步地抵在庭萱的屁股中间,好软的臀部啊,庭萱似乎显然能感觉到,我现在是舒服的要死,不管那么多了,甚至用双手把她往我怀里靠,使她贴我更紧。

  我小弟弟就插在女儿屁股沟一带,轻微的摩擦移动。

  她的脸变的通红,近距离看好白嫩啊,吹可弹破,我早已无心在找盐,我多么想操眼前的女儿,又翻找了一下子以后,我嘴里不小心发出了一声轻哼〔噢,嗯,〕我心里一动,有股冲动想豁出去了,正当我想双手抱住她时,她略一挣扎,〔啊,爸,我出去买好了,〕随后庭萱就挣开我的侵犯,披了件外套就出门去买盐。

  经过刚刚那么胡闹以后,我和女儿吃饭时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,到了晚上睡觉时,原本她都会穿着宽松的睡衣睡觉,可是那天,她却异于平时,庭萱穿了条牛仔长裤入眠,身上还多穿了一件薄薄地小外套,我心想:〔难不成她已经注意到了我怪异的行径?〕所以当晚,我相当安分守己的睡在女儿身边,完全不敢有任何侵犯的念头。

  过后的几天时间,我的脑海里充满了女儿庭萱的身影,可是却不敢有半点不轨地举动,话说前几天看见女儿自慰的情景,还真让我意想不到,所以我好奇地打开她QQ的聊天记录,我随意的观看着,几乎清一色都是男生跟她聊天,唯独一个纪录很长一篇,是个女孩,化名叫小芳。

  以下为QQ对话纪录:

  小芳:[庭萱,你有帮男朋友口交过吗?]

  庭萱:[当然没有,那边看起来好脏,好恶心,你该不会有过吧?]

  当看到这段对话时,我才知道女儿有交男朋友,并且已经进展到了上床的阶段,那女孩才17 岁呢,怎么可以这样,我的心,此时却有点醋意,想不到女儿竟然被人给亵渎过了,她们的对话持续着,我原本站不起来的阴茎,因为我的女儿,最近变得相当听话,胀了好大一包,小芳:[有啊,几乎每次做爱他都会要我帮他口交]

  庭萱:[真的吗?你竟然敢帮男生口交?],女儿看似很吃惊地问着他同学,小芳继续回答到:[其实你也可以帮男朋友口交试试,男生都很喜欢的]

  想不到女儿这同学小芳竟然在教坏我清纯的女儿,她一步一步地解说自己如何帮男人口交,庭萱:[那,要怎么进行啊?]

  小芳:[首先从龟头背面的V形边缘开始,用嘴唇和舌头吸吮轻推整条系带。在冠状沟抖动舌头。]

  小芳:[滑过阴茎时用嘴唇盖过牙齿,以免咬破你男朋友的皮肤,再把睾丸整个吸入口中,再用舌头逗弄它。]

  庭萱:[嗯?就这样?]

  小芳:[傻瓜,同时还要用手握住阴茎,拇指朝向冠状沟的方向。将阴茎在口中滑动时,手也跟着一起动。]

  小芳:[咦?对了,庭萱,你男朋友有割包皮吗?]

  庭萱:[我上次看的时候,好像没有]

  小芳:[那你就先把包皮拉到盖过龟头,然后把舌头探入包皮的开口卷起舌尖抚弄龟头,轻柔地咬啮和吸吮口中的包皮。]

  庭萱:[嗯,好,]

  小芳:[接着,还要用手扶住阴茎,然后用嘴巴轻轻地把包皮向后拉,一直拉到他的阴茎几乎都在你口中为止。]

  小芳:[然后再把包皮拉回,在系带边缘处握住包皮,这时就可以尽情舔舐露出的龟头。]

  庭萱:[好,我再试试,嘻嘻]

  看到这里为止,我内心的慾火、怒火升起,女儿的破麻同学,竟然在教我宝贝女儿如何帮人口交,而我这做父亲的又何需客气呢?

  所以我到各个论坛去浏览成人文学,想当然地,我观看的内容都是各位板大如何调教女儿,其中一个方法是我认为最有可行性的,就是[迷惑]。

  可是该如何进行呢?

  所以我又再度用电脑搜寻着[迷惑、迷药]相关字眼,总算给我找到一间网路情趣用品店有违法贩售,店家标榜一针到天明,睡醒绝对不会发现有异状,于是我兴奋地下标,期待着拿到迷药的那天。

  [叮咚、叮咚、、、朱先生包裹,]

  那天是个星期五下午,我知道迷药的包裹那天会送到,所以特地和公司请了假,整个下午的时间,我都期待着包裹赶紧送来,当我拿到了迷药时,我颤抖着手拿起针头,[这只针,它不只是只针,它代表的是,我可以和我女儿庭萱性交,]

  我的脸不自觉地露出邪恶地微笑,现在就只要等女儿睡着时,在偷偷替她注射就好。

  可是那天,女儿却比平时还晚回家,她告诉我和朋友去图书馆念书,虽然我很想赶紧操她,但她去图书馆读书,我也没理由阻止,反正好事多磨吧,我就静静地在家等,直到晚上十点女儿才回家,自从下午开始,我整个人魂不守舍地等着,当看见女儿走进家门后,我犹如看见猎物般,赶紧催促着她洗澡、上床睡觉,大约十二点左右,女儿睡在我身边,我算了算时间,也过了半小时,应该差不多熟睡了,所以我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去拿针头,[宝贝女儿,别怪爹,反正你不是第一次了,]

  我的眼睛盯着庭萱薄薄的衣服下,随着呼吸有些轻轻颤动的乳房,那小巧的韵味,让我几乎是要流口水了。

  想起我这八年来的辛苦,我也是男人啊,为什么我不能用女儿的身体来为我解决需求呢?

  庭萱是我的女儿,她的一切都是我给的,我又有什么不能要呢?

  接着,我拉起女儿纤细的小手,多么白皙滑嫩的肌肤啊,我随手地摸了两下,看着手中的针头,我心一狠便朝庭萱的手臂扎了下去,我盯着针筒的药剂看,药剂一点一滴地流进女儿的体内,此时的我忍不住露出浅浅地微笑,我的心脏急速地跳动,心想着等等就可以完成我最近所幻想的事。

  我要奸淫庭萱,我要奸淫自己的亲生女儿,[女儿,爸爸会对你温柔的,]

  我抚摸着女儿的脸庞,想不到这几年,一天一天的看着她长大,都不知道她已经不知不觉长成一位迷人的女人。

  我从女儿的领口斜眼望进去,看见庭萱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乳罩,看着看着我的下身又硬了。

  [女儿,果然是最好的补品,不需要任何的壮阳药,]

  我细细的打量女儿,纤细的腰、洁白的双腿,我轻轻呼喊着:[女儿,女儿,朱庭萱,]

  看样子药效已经发挥作用,我解下了自己的裤裆,果然,阳具早已一柱擎天,我笔直的阴茎正指向我的女儿、我的猎物,这是一种外国的迷药,药性很强,可以维持几个小时,而且还有催情作用。

  此时的女儿脸色绯红,粉红的嘴唇微微张着,我把窗帘拉上之后,回到女儿身边,迫不及待地扑到躺在床上的女儿身上,我把女儿的肩带往两边一拉,一对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显露在我这做父亲的面前,粉红粉红的小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,由于药力的作用,乳头慢慢地坚硬勃起。

  我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,柔软而又有弹性,接着,我含住庭萱的乳头一阵吮吸,一只手已伸到女儿下体,在女儿的阴部附近抚摸,[咦,不对劲,不会吧,],我摸到了类似卫生棉的东西,[不会那么倒楣吧,子弹都已经上膛了,该不会女儿的月经来?这样我要如何爽快?]

  我连忙地脱下女儿的裤子、内裤,果真看见了卫生棉,不过,有些不对劲,卫生棉上并没有血液,反到是有一块疑似精液乾枯的淡黄色痕迹,随后我朝着女儿的阴部看去,动手抠弄了她的阴道,想不到,竟然摸到了男人的精液,今天女儿跟我说去图书馆?该不会在图书馆和男友做爱吧?并且还让人给内射?

  想到这,我的怒火中烧,我已是挺不住了,一下子的时间,我脱光了女儿和自己的衣服,鸡巴已是红通通地挺立着,我把庭萱一条小腿架到肩上,一边抚摸着滑溜溜的大腿,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阴茎顶到了女儿柔软的阴唇上,[女儿,我来了!]

  一挺,[滋,]一声插进去大半截,睡梦中的女儿双腿的肉一紧。

  [真紧啊!]我只感觉鸡巴被女儿的阴道紧紧地裹住,感觉却又是软乎乎的,来回动了几下,我感觉到庭萱的阴道中有男人的精液当作我的润滑剂,我进去得相当顺利,[噢,原来女儿的阴道是这种滋味,噢,噢,]

  随着我的鸡巴向外一拔,粉红的阴唇都向外翻起,我在女儿的阴部抽送着,发出[咕唧、咕唧]的声音,睡梦中的庭萱浑身轻轻颤抖,轻声地呻吟着。

  我如同打桩机一般,将女儿翻过身后,使她背对着我,抓紧她的香肩就是一阵狂插猛送,[这药还真行,庭萱,你别怪爹,别怪爹,噢,噢,好爽快啊,]

  女儿一股淡淡的发香扑鼻而来,伴随着我的汗水交织成一股淫秽的气味,我没想到我们会有这一天,[女儿,我会让你幸福的,你放心吧,]

  我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庭萱,[噢,噢,噢,]我不停地呻吟着。

  我的双手紧压着女儿的头,不时还伸出舌头舔弄着她的脸庞,我感觉连气都透不过来了,[噢,好爽快,噢]

  身体不断抽动着,难以言喻的快感令我虚脱了,咱们父女俩的生殖器官紧密的结合在一块,不停地发出撞击声,[啊!]我忍不住叫了起来!

  我看着咱们父女俩的生殖器官互相抽送,一张一闭地交合着,淫水四下飞溅,我不由得加快了动作,屁股不断往下抽插庭萱,我快速地抽动着:[啊,女儿,我爱你!庭萱,我爱你,朱庭萱,啊,噢,]

  我狠狠地撞击女儿,每一下都深达子宫口,房间里只听得到两个性器官抽插时[辟啪,辟啪]的声音和淫水声,也夹杂了喘息和呻吟声,这些淫秽的声响,谱成了一首美妙的乱伦乐曲,我感觉到庭萱高潮的来临,她的阴道壁一阵阵地抽搐,我完全陶醉在奸淫女儿的快感里,我也用尽全身的力量,像野马奔跑一样,在她身上驰骋,终于我感到越来越兴奋,人像在云端漂浮,我知道快了,我的子子孙孙就要出来了,于是就更快更用力的操着。

  [噢,噢,噢,噢,噢,好女儿,噢,]

  我觉得身子如遭电击,我的精液也忍不住了,

  一股暖流瞬间喷射到了女儿的阴道深处,只觉阳具不停地在女儿的阴道内跳动着,[啊,女儿,庭萱,我的好女儿,]

  我感到龟头上一阵湿湿热热地,那是我的精液和女儿的阴精结合的美妙快感,这也是我在女儿的阴道内,射出的第一次精液,接着,恋恋不舍地从庭萱阴道内拔出已经软了的鸡巴,气喘吁吁的趴在床上,看着被我奸淫后的女儿,一股乳白色的精液缓缓从庭萱的阴道流出来,我突然心里一下慌乱,赶紧将女儿的卫生棉垫了回去,急忙地收拾淩乱的房间,等到一切都整理完成后才又搂抱着女儿进入梦乡。

  那次奸淫女儿得逞以后,我食髓知味,一次,两次,三次,四次,直到第五次,当晚,我如同前面几次,在庭萱入眠后的半小时,轻轻地叫她名字:[庭萱,女儿,]

  见她没有反应,我再度下床翻找着迷药,

  接着我拉上了窗帘,把自己的裤子脱下,坚硬的肉棒蓄势待发,[真补啊,我的好女儿,爹都不用靠壮阳药呢,]

  我滴咕着走回了床边,此时的女儿背对着我侧躺在床上,我伸手拉过了她的手臂,抚摸了她滑嫩的肌肤以后,我将针头靠近了她,当针头触碰到她的肌肤时,[爸,不可以,我们是父女,]

  我一听见女儿的声音,眼睛都直了,我脑中一片空白,她甩开了我的手,坐起身来,她抓起床边的外套披在身上,我看见她两眼充满泪水,[爸,不可以这样,我们是父女,这是乱伦,]

  [什,什么乱伦,这是朋友推荐的营养针,],我有些慌张地编了个烂理由,可是脱光的下体裸露,翘得半天高的鸡巴也是个不贞的事实。

  女儿开始哽咽着说:[不要骗我了,昨天,昨天我都是清醒的,]

  [怎,怎,怎么会呢,]

  庭萱抿着嘴唇,她说:[爸,我从来没想到你会对我做出那种事,这,这是乱伦啊,]

  此刻的我呆站在一旁,手拿一旁的衣物遮掩着下体,慾火全消了。

  庭萱:[当我发现被你迷惑的时候,你知道我有多么难过吗?]

  庭萱:[爸,你有需要可以去交个女朋友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]

  听到女儿这么说以后,我的内心震了一下,时间彷佛停住,我的心,砰砰地像要跳出来,我心中闪过几十、几百、几千谎言,但是似乎无法找出一个完美的谎言,所以我只好老实地告诉女儿:

  [爸不是没有出去找女人,可是每次找女人,都被人笑要用壮阳药,]

  [直到有一次看见你,我的下体自然地充血坚挺,你让我找回了自信,对不起,女儿,对不起]

  我与庭萱相望无语,她似乎有话对我说,但欲言又止,此时的气氛相当凝重,过了一会庭萱终于开口说话,庭萱:[那你也不可以强行玩弄我的身体啊,爸,你这是强暴、乱伦啊, ]

  [我知道,可是,可是当我看见你和同学小芳的聊天记录以后,我克制不住我内心中的欲望]

  [我只想好好的疼爱我最深爱的女人,可是却犯了世俗所不容的犯罪行为,对不起,女儿,]

  庭萱的脸在我的真情告白后变红了,微弱灯光下的她,眼波流转似水听着我诉苦,[在你妈妈离开我们以后,爸就常被朋友笑,连老婆都管不住,遇到的女人又笑爸爸硬不起来,]

  我一边数落着自己,一边甩自己巴掌,[啪,爹对不起你,啪,爹没用,啪,爹对不起你,]

  此刻的女儿见我一巴掌又一巴掌的往自己脸上招呼,她连忙下床抓住我的手,庭萱:[爸,不要这样,爸,不要这样,呜呜呜,呜呜呜,]

  我:[对不起,女儿,爸不是男人,对不起,女儿,]

  庭萱:[不,爸是真正的男人,没关系,没关系,请你不要这样,不要这样,]

  女儿哭泣着拉住我的手,不让我在往自己脸上呼巴掌,可是拉扯中,我原本遮住下体的衣物也跟着被弄掉,我的肉棒正好磨蹭在女儿的肚子上,我反射动作的把眼睛视线往下面看,庭萱的动作也一样。

  我见庭萱看见我阳具时,她脸庞泛红,一边用手抵挡着我的裆部,可她不知道如此一来更刺激着我,尤其此时庭萱靠我如此的近,她身上特有的少女气味再度勾引起我的慾火,虽然前一秒钟,我还受到道德的约束自责地赏自己巴掌,但此刻我却又忍不住了,我试探性地低下头,在她的嘴上,耳垂上轻吻,可这下她却没有反抗,所以我便更大胆地将手在她身上抚摩,庭萱就在我怀里喘着气,我们接着吻,心中只留下野兽般的原始慾望,我轻轻地将她放到我们那张床上,相当有默契似的不说话,我深情的看着她,脸庞上还有些许的泪珠,我轻轻地再次亲吻她,然后将阴茎扶到女儿穴口,瞄准以后,缓缓的戳进去。

  [啊,]庭萱叫了一声,

  [女儿,爸爸可以吗?],我试探性地问庭萱,只见庭萱闭上眼睛一句话也没说,似乎是默默地接受了,所以我再度将鸡巴往她体内送入,一边享受那过紧的阴道壁夹紧与子宫收缩的一吸一送,一边打量她,她眼睛扔然紧闭着,眼睫毛一颤一颤的,像是在熟睡,嘴唇紧闭着,好像很痛苦的样子,乳房显然还未发育完全,只有鸡蛋大,乳头就像两粒小花生米,挺挺的立着,皮肤洁白,就像一层牛奶,灯光下,好像还在流动一般,我越看越兴奋,将手覆在她的乳房上揉捏着,下边则用力抽插起来。

  [噢,女儿,噢,庭萱]我一边挺着臀部操着她,嘴里无意间浪叫着。

  一会,我就大汗淋漓了,可此时庭萱微微睁开眼睛,她颤抖的说:[爸,不要看,]

  说着说着,她转过身趴到了床上,她似乎不想让我看见他稚嫩的脸庞,所以要求我从背后插她,于是我一会又轻轻的磨擦她的穴口,接着毫不留情地将阴茎在次插入女儿体内,口中则发出陶醉的呻吟声,[噢,噢,庭萱,]

  我的龟头前端,传来她阴道内壁不停收缩地快感,她的阴道嫩肉不停地给我阴茎压力,[噢,女儿,噢,]我手扶她的臀,腰部用力,一下一下猛冲,而她也开始扭动她的下体,让我的肉棒可以在她的小穴里进进出出。

  女儿的小穴紧紧的夹实我的肉棒,把我的肉棒紧紧的包着,真叫人十分舒服,随着乱伦刺激感愈来愈剧烈,我体内的血液也接近沸腾,不断地把肉棒向前顶,每一次都要顶到庭萱的花芯里。

  突然间,女儿放声的长叹着,[呀,]她的手紧紧的抓住床单,身体颤抖着,同时,我也感觉到她的小穴对着我的肉棒一吸一吸的,接着一股热液浇在我的龟头上,我知道她到达了高潮,再来,我也忍不住如此的刺激,精门一阵大开,我爽快地将一股又一股的精液喷洒在女儿的阴道中,[啊,爸爸要射了,]

  当下得我没考虑到女儿是否会怀孕,我只想将我的精液全数灌给庭萱,这个我亲爱的女儿,我所爱的女人。

  高潮后,她无力的趴在床上,而我的肉棒仍然坚硬的插在她的身体里,而她刚刚高潮后的淫液,大量的流落在我的大腿上,她无力的喘气,我便轻轻的抚摸她的背,[舒服吗女儿?喜欢吗?],我拥抱着庭萱,感受着父女性爱后的快感。

  过了一会,我再次问她:[还想要吗?]

  她没有回答,只是默默地接受我的亲吻,我知道,我成功征服她了,她不回答,那我当然不会放过机会,我要好好的把她带进另一次高潮。

  当晚,我操了自己亲生女儿三次,女儿的肉体就是我的补品,往后,我们过着亦妻亦女的日子,甚至,在几个月后,庭萱给我怀上了儿子、孙子。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娇妻的秘密 下一篇:茉莉劫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